首页 酒斛网

走近不为人知,却人人皆知的哈兰酒庄

zhouwei157 2015.12.16

Harlan Estate(哈兰酒庄)的名气其实真不用多说了,作为美国最著名的几家膜拜酒庄之一,我一直认为外界对于Harlan有很多误读,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认为Harlan就是标准的加州高档“水果炸弹“酒,迟摘晚采,过度萃取,大量用桶,是一瓶喝了一杯就再也喝不下去的酒。虽然喝的次数有限,但是每次享受哈兰酒庄,我都是被其惊人的平衡度所震惊,当然,瓶中依然是加州的阳光,但如果非要说,我情愿说这是一个愉快的晴朗下午,而非艳阳当头的中午时分。

无标题.png

国内对于哈兰酒庄的文章不多,一方面也是酒庄确实很少来国内做活动(成本也确实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也是因为这种级数的酒庄,光靠分数就能亮瞎你的眼,何须国内媒体的赞誉?(这句话绝非讽刺,确是事实)幸运的是,酒庄的CEO Don Weaver先生值Sarment刚刚接手哈兰酒庄中国代理权后,前来中国做了几场活动,在晚宴之前,我打着飞的从香港回到上海,花了30分钟(实际情况自然又是超过了45分钟)和他好好聊了聊哈兰这所人人知道,却又罕为人知的酒庄。

(以下O代表O哥我,D代表Don Weaver)

O:我挺疑惑一个问题,酒庄到底现在叫贺兰还是哈兰?一次在酒庄的采访中你特别强调了“贺兰”这个说法...不会和中国的贺兰山东麓产区造成混淆么?

D:我们已经在进行名称更改了,并且我一直希望我们可以取一个更妙的名字,但是你知道,我并不确定我们最初为什么通过贺兰这个名字。你是怎么看我们音译的这个中文名呢?因为很明显Harlan就是姓,不是个地方。

2.png

酒庄葡萄园:像贺兰山么?

O:我宁愿支持这个英文名字。当然,你们总是需要一个中文名字,但我明白一些人的困惑,毕竟很多人想到贺兰的第一反应就是贺兰山...

Jean-Marie(Sarment中国区负责人): 但是我们其实已经变了中文名字了,我给你我们新的名字。

O:是什么?

Jean-Marie: 还是叫哈兰,因为确实之前的那个还是让人们都挺困惑的。

O: 对对对,我觉得这个确实更好。

D:我知道我们之前取的名字有点问题,但是我不知道在我已发了那么多名片以后,这个问题是否还是能得到解决。

O:我希望这并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已经被中国某些人先注册了。

D:还没有,运气不错,哈兰酒庄并没有遇到这种麻烦。但我听闻确实蛮多人遇到这种类问题。

O:因为哈兰的名气问题,肯定会有人想搭个哈兰酒庄名声的顺风车。

D: 是啊是啊,直至现在我们已经在中国一步一步地发展了十年了,这也是最初我们构想的名字。我其实也不好说对于之前的名字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但是确实走在这条路上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也收获得了很多。

神秘的87,88,89年份

O:我也曾经有几次品尝过哈兰酒庄的正牌酒, 但一直以来对Harlan有一点非常不解,1987年份到1989年份的酒你们准备如何处理?或许未来会释放一点点到市场?还是你们认为这些酒还是适合深藏在酒窖中?(因为对品质不甚满意,1987到1989年份哈兰酒庄虽然酿了酒,但并未发售)

D: 我们暂时还没有出售这几个年份的计划,因为说实话,刚起步的酒庄难免会遇到各种问题。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87年并没有什么特别,也不是一个轻松的年份,88明显年份情况好些。89年则更好,最初几个年份,我们一年也就是酿四桶还是五桶的样子。这些酒都被装瓶贴标了,但是Bill认为没必要收回这些酒上投入的资金。

3.png

哈兰酒庄庄主Bill Harlan

所以事情很简单,我们也相信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事实上Bill(Bill Harlan,酒庄庄主)第一次和罗伯特帕克品尝葡萄酒的时候,帕克也品尝了这几个年份。客观的讲,这几款酒可能没有给酒庄开一个好头。我们还是一直保留着这些酒,,单纯是为了提醒自己,我们在刚开始时,水平真的不是很高。

但是现在这些酒也有将近三十岁了,也比年轻的时候更加的有趣。如果它们年轻的时候还比较简单,那么如今它们已经慢慢地有了更加美好的个性。它们尝起来已经有点像成熟的巴罗洛了。

我们确实可以开始把这几个年份放出来,但是能够喝过很多次哈兰酒庄葡萄酒的人还是少数,我自然不希望任何人因为只品尝一次就断定哈兰的风格是这样的。

O:懂了,您主要是担心带来个比较“歪”的第一印象。

D:如果我们的客户想与朋友们分享,并且他们真的懂酒并且对别的哈兰酒庄年份有品尝经历,我确实可以给予一个样品让他们品尝。但我还是觉得保持一定的神秘程度比较好。

4.png

居中:Don Weaver先生,右侧:Sarment中国区负责人Jean-Marie Pratt

D:Bill也遇到过些很逗的事情。他的父亲现在经常问他关于酒庄的事情,但好玩的是,他父亲并不喝酒。有一次,Bill让我在圣诞节给他的父亲发87、88、89三个年份的样品,这样他就可以在假期享受美酒了。但是后来我们发现他父亲把这些酒给了他的朋友,之后这些酒也有少量在拍卖市场上出现了。我印象里见过89年份的。它现在反而成为了世界上最稀有的哈兰酒庄葡萄酒,我已经竭尽所能回购每一瓶我可以找到的酒,就像我说的,我不希望任何人用这个89年份来定义“哈兰酒庄”。

对“投机者“的看法

O:所以说起拍卖市场,我的问题之一是,许多膜拜酒庄都面临一个客户将获得的配额转而进行销售获利的问题。那么哈兰有追踪类似投机者的手段吗?

D:我们用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些问题。当然,我们有很好的一套跟踪系统,我们的酒瓶背面都有跟踪序列号,这是一个连续的序列号,我们也有随机生成的一串数字,在标签上还有一个RFID芯片,所以我们了解葡萄酒从出庄后经历的每一站。从我们这里直接购买葡萄酒的一些私人客户,有可能在某些时间点因为投机,或者其他原因把它们转售出去。所有有一些酒庄会去追踪这些人并且恨不得打他们一顿。不过我的感受有些不一样,我觉得也许他们只是不符合我对理想客户的定义,毕竟我希望的是人们可以好好享受这些葡萄酒。而不是以此牟利。

5.png

而另一方面,现在是自由的市场经济时代,那些客户支付我高昂的价格,至于他们会对这些酒做什么,其实并不应该是我应该去管辖的范围。这样讲吧,通过转售葡萄酒,去创建一个新的价格,某种程度上这种投机者也算是酒庄的品牌大使了。当然了。你是对的,他们确实可能已经违反了道义。这些人在酒上获得的利润比酒庄还多呢!这看上去确实不公平,但是我觉得你还是要想得再远一些,想一想如果他们也花了力气另一位愿意支付那些更高价格的客户呢?(其实也不容易)

获利不是首要目的,在正确的时间出现的正确的地方才是

D:但是我们很高兴的是,很多的这些用于投机获利的酒,最终都流向了那些无法拿到足够配额的餐厅,所以说我现在也不急于完全刹住这股转售的风气。但是我时时还是会看一下市场上我们葡萄酒的流通渠道,重点是,我们不希望这些酒流出行业渠道,要知道,这些渠道获得哈兰酒庄葡萄酒的价格肯定是要再低一些,这样每个交易环节都可以有足够的利润。但是如果他们转而在网上销售这些葡萄酒,问题就很大了。如果真要在网上卖,我们几年前就可以这么做了。和行业渠道合作的一大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我们的产品在高档餐厅有足够的曝光率,我也愿意为此让出一部分利润,并花费时间精力四处推广我们的葡萄酒。如果只卖给邮寄名单(美国高端葡萄酒的常见销售形式,通过加入一份限定人数的邮寄名单,并经过长时间排队后,客户才可以拿到高端葡萄酒的配额)客户的话,我们肯定会挣更多钱,但是如果为了酒庄未来许多年的持续发展,我们认为还是应该遵守游戏规则,和其他世界级名庄采取一样的策略。

O:大概多少比例的葡萄酒流入了行业渠道呢?(进口商,餐饮机构等)

D:之前大概有一个固定的比例,但是现在基本是会保持一个固定的量,大概在35-40%左右。我们在销售给邮寄名单客户时会注意控制量,这样一年半以后我们就可以有足够的酒卖给行业渠道了。

拒绝无谓等待,照顾每一位客户

O:在之前的采访中,您提到哈兰酒庄的邮寄名单与其他酒庄的显著不同,就是在于酒庄不希望新客户要等几年才能进入正式名单,而更多的是想让新加入的客户在第一年就可以拿到至少一瓶Maiden葡萄酒(哈兰酒庄的另外一款混酿,比例与Harlan Estate有一定不同,售价也较低)

D:这正是我们致力于做的事情,我们希望让在名单上等待的客户们有一定的成就感,而非长时间的无谓等待。在新老客户间取得一个微妙平衡绝对是一门艺术,而非简单的算术问题。我当然希望每年都是好年景,这样我就有足够的葡萄酒提供给这些爱好者们,但是做酒庄确实是靠天吃饭,所以说这肯定是奢望了。好消息是目前平衡维持的还是很好的,我不希望不给客户一瓶酒,却还期望他能一直保持对哈兰酒庄的兴趣。我们做这样一份名单出来,肯定是希望每位客户多少都能获得一点酒。

哈兰的“平衡”

O:提到哈兰酒庄,许多酒评家的第一个词通常都是“平衡”,酒庄网站也在不断强调“平衡”一词,在你看来,哈兰酒庄对于“平衡”的定义是什么?

D:对于我们来说,平衡首先就是要让葡萄达到完全成熟,这也是哈兰酒庄葡萄园的神奇风土,在这里,我们的葡萄可以在充分成熟的同时发展出绝妙的风味,于此同时,单宁的成熟度也是恰到好处,这样我们就不需要为了单宁或是糖分的成熟度而迁就其中一方。新鲜度和成熟度之间的平衡同样重要。葡萄酒中的风味需要有足够的酸度和活力来平衡。波尔多的问题的优雅有余,但是有时成熟度不足,而纳帕谷则完全相反,成熟有余,优雅有时不足,因此保留酒中的新鲜与优雅度就很重要了。哈兰酒庄的葡萄酒喝起来肯定不乏浓郁度,但是当葡萄酒陈年超过12年后,你会发现果味慢慢消退,优雅感也就慢慢浮现了,看着葡萄酒在瓶中陈年10,15,20年后的变化非常有趣,果味渐少,而土壤风味则慢慢涌出。那时我们追求的陈年后平衡感又和年轻时不同。我们自然是希望葡萄酒每一方面都绝对完美,但是最终还是要取得平衡才行。

6.png

哈兰风土之美

O:具体到种植酿造方面呢?这些方面的“平衡”体现在哪些点上?

D:一切的一切,都始自葡萄园。说真的,酒庄车间里我们能干预的方面极其有限。我们在酿酒方面自然也是不断进取,做了很多改进,但是还是葡萄园对于葡萄酒的质量有这决定性的影响。因此我们在管理葡萄园方面希望可以让葡萄藤保持健康生长,土壤充满活力,维持自然环境的平衡。这样的话我们就无需使用一些有毒性的化学药剂。我们遵从有机耕种法,但是我们不会去为了证书而拿张证书。

我们实际上也运用了很多生物动力法的手段,我们同样不会经常提起这些。说到底,我们欢迎一切可以帮我们加强葡萄园可持续发展,以及带来全新活力的手段。但是我们不太喜欢炫耀各种证书,有机认证本身很多时候会让急功近利的酒庄把农药换成合法的,但是化学药剂还是化学药剂。

不是副牌的”副牌“酒:Maiden

O:我们来聊聊Maiden这款酒吧。在我看来,哈兰酒庄不想把Maiden称为副牌酒,而更偏向于把它形容为一款有着不同混酿风格的葡萄酒。

D:有关Maiden的故事还是比较有趣的。最初决定酿造另外一款酒时,Bill Harlan提出了不希望让消费者出现无法分辨两款都带有Harlan Estate字样葡萄酒哪款是正牌哪款是副牌的情况,所以我们建议副牌酒换个名字。他对Maiden的名字也很满意。其实在之前每年酿完Harlan Estate葡萄酒后都会剩下很多原酒,品质很出色,处理掉太可惜了,所以从1995年开始,Bill也同意开始用这些酒打造一款不同风格的混酿。对于我来说,由于葡萄都是来自我们自己的葡萄园,我认为Maiden这款酒是Harlan Estate葡萄酒的一个自然延续,是同样风土的另一种体现。当然在每个年份Maiden或许有些许不如Harlan Estate葡萄酒的地方,但是它同样有很长的陈年潜力,这款副牌酒同样有着明确的哈兰风格。

针对中国市场的“订制服务”

O:我记得上一次哈兰酒庄来到中国举办活动时,和Sarment一起推出了一个非常独特的项目,购买哈兰酒庄葡萄酒的顾客,可以享受到进入邮寄名单的特权?这种类似VVIP的特别服务是哈兰酒庄首次在世界上推出么?

7.png

哈兰酒庄晚宴现场

D:这项服务实际上比你描述的还爽。Jean-Marie来亲自解释比较好。

J(Jean-Marie):我们总共拿到了120瓶的哈兰酒庄配额,如果任意卖给私人客户,那真的是瞬间就卖掉了,但是我们希望控制数量,每人最多两瓶。

当你从Sarment(哈兰酒庄中国进口商)购入哈兰酒庄葡萄酒时,你会得到一份”配额证书“,同时还会有一份非常精美的手册奉上,这本手册每年都有更新,同样具有收藏价值。而”配额证书“,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服务,当客户移居其他Sarment没有设立办事处的地区或国家时,他们可以联系Sarment,并用这份证书来证明自己曾经是哈兰酒庄的客户,也会在注册邮寄名单时获得一定的优先权。这是Sarment独创的一项特殊服务。

更多酒类知识,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葡萄酒】,与我们一起发现美酒美食,分享微醺的乐趣。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