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酒斛网

波特世家的掌舵者——Johnny Symington

zhouwei157 2016.01.15

如果你听到波特酒,既不会一头雾水,也不会转头就走,那你多半是接触过波特酒,并有一点了解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平时比较有可能接触到的精品波特酒,往往主要来自两家公司,Symington Family,以及Fladgate Partnership,每家公司旗下都有数个波特品牌,数十款不同的波特。而今天的主角,就是Symington家族的联席CEO Johnny Symington。借本次Decanter上海醇鉴美酒相遇之旅的机会,我抓住了第二天Graham’s活动开始前的十几分钟,向Johnny请教了几个波特产区相关的问题。

(下面O代表Oliver,J代表Johnny Symington) 

_ALC8467 Johnny Sym.jpg

O: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您的兄弟Paul Symington曾提到,在杜罗河谷用于酿造DOC红葡萄酒的葡萄生产成本和售价已经发生倒挂,这个问题还依然存在么?

J:问题依然存在。由于杜罗河谷产区的葡萄园分级制度,每个葡萄园每年只能出产一定产量的波特酒,剩余的葡萄自然无法卖到好价钱。这个问题需要生产商和产区协会一同寻求解决办法。其实酿造波特酒所用葡萄的价格是非常高的,但是相比之下酿造干红的葡萄价格就太低了。

Quinta_Vesuvio_terraces.jpg

O:那对于Symington Family Estate来说,总产量的多少比例是DOC干红,多少是波特呢?

J:DOC干红的比例只占8%,而波特产量占了82%。但是要注意的是,DOC干红的发展速度非常迅猛,每年增长速度高达30%。我们预计在几年内它可以占到我们总产量的50%,当然了,DOC干红的起步比较晚,基数还很小,所以增长迅速也在意料之中。如今杜罗河谷除了出产波特之外,也被越来越多的爱好者认为是高品质干红葡萄酒产区。

Malvedos_RabeloBoat.jpg

O:我的理解是,由于每个葡萄园根据其分级有一个规定的最高波特酒产量,很多顶级葡萄园本可用于酿造波特的高品质葡萄也不得不被用于酿造干红? 

J: 是的,即使是最高品质的A级葡萄园,也有一个最高的波特酒产量限定,确实不好取得平衡。但是由于我们集团是杜罗河谷最大的葡萄园拥有者,我们有能力既酿造精品波特,同时打造高品质干红葡萄酒。我们在当地种有葡萄的葡萄园总面积高达1006公顷,分布在27个葡萄园中。我们的策略是特定区块,或是葡萄园会被用于酿造DOC干红,而其他精选的葡萄园则会用于酿造波特,专园专用。所以说我们并没有要在干红或是波特酒间被迫做出取舍的问题。

Quinta_Vesuvio2.jpg

2014年《葡萄酒观察家》杂志的年度百大葡萄酒评选中,Dow’s的酒款获得了第一名,相信这也足以反映Symington Family的酿造水准。准确来说,百大中的前四名,有三款杜罗河谷葡萄酒。第一名是Dow’s的年份波特,而集团的另一款Chryseia DOC干红则是获得了第三名。第四名依然是一款杜罗河谷的干红葡萄酒(Quinta Do Vale Meão),这些都是杜罗河谷出产高品质干红葡萄酒的铁证。而杜罗河谷干红葡萄酒的高性价比也为越来越多爱好者所知。

RC_Vesuvio_S2004_12.jpg

O:我了解“声明年份”(确定酿造年份波特)的行为是基于一系列考量,包括市场情况,库存数量,年份情况等元素。通常来讲,目前每十年内大概会出产三个年份的年份波特,您认为在未来十年内,甚至几十年内,年份的声明会更加频繁,也就是说每十年会见到更多年份波特的出现么?

J: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100%准确预言未来几年会发生什么,更别说5到10年了。不过我认为年份的声明频率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葡萄酒虽然还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行业,但是由于公司的葡萄园分布于不同地域,即使不是整个产区的葡萄园都适宜酿造年份波特,通常我们也至少有一个葡萄园的出产可以使用。我们最不想见到的,莫过于仅是因为三五年没有出产年份波特而被迫声明一个年份了。要知道,一个酒庄的声誉是建立在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酿造的年份波特之上。

上一个声明了的年份是2011年,产量不大,但是品质极其优异。而2015年刚刚酿造完成,我们也对这个年份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还是要等两年后再根据葡萄酒的表现决定。但是从DOC干红的表现来看,2015年肯定是顶尖年份。所以从这个情况来分析,我们估计2015年波特酒的表现也会很好,但是这依然只是预估,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

O:据我的了解,Vintage Port Acedemy这个针对专业人士及消费者的推广项目,是Symington Family和Fladgate Partnership两家波特巨头联手创立的?

J:对的 

O:从您的观察来看,Vintage Port Academy项目目前的进展是否达到了Symington Family Estate的预期?

J:绝对的。就像你说的,Vintage Port Academy是由Symington Family和Fladgate Partnership两家联手创立的,主要是为了向消费者及专业人士展示年份波特的优异品质以及广泛的用途,目前反馈的结果很积极。这个推广受到了顶尖的侍酒师,资深的爱好者等人的强烈欢迎,任何对精品酒感兴趣的人士,都积极参与了这个项目。我们也希望可以组织更多的讲座与活动,但是由于时间和资源有限,我们只能在现有的资源下最大化分配时间,而为了保证讲座的专业性,我们也需要仔细斟酌每一场活动的组织方式,否则很可能会起到反效果。顶尖品质的年份波特,必须有相称的顶级活动配合。我们在香港和大陆地区的组织者Tersina,工作非常到位,我们很满意。

O:Symington Family Estate在过去几年的全球波特销售情况比较喜人,但我比较关心的是,贵司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表现如何呢?

J:目前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增长还比较缓慢。但是我们认为波特在未来中国葡萄酒市场必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们的判断基于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波特的风格和价位十分丰富,既有相对昂贵稀少的年份波特,有较为平价的陈年茶色波特,比如Graham’s Six Grape品牌,以及LBV波特等。只要选择的当,波特既可以做开胃酒或消化酒,同样可以配菜。前几天晚上我们用集团的全系列波特搭配了多种中式菜肴,效果非常之好。

我们认为中国市场很有潜力,但是诚恳的讲,中国市场的发展距离我们的预期还是有一段距离。我注意到一点,当公司成员,包括我在内,从葡萄牙飞来中国做讲座,做活动,做大师班,和一些朋友交流时,都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反馈。而且这些表现出极大兴趣的人士们通常都相对年轻,大致在25-40岁这个范围内。但是问题是,一旦我们离开中国,我们就失去了和中国爱好者的交流渠道,我们还没有微信号,我自己也不会讲中文,这点很让人头痛。所以如何建立一个长期持续的交流及商务拓展渠道,就十分重要了。

我显然不可能一直呆在中国,所以我们请Sofia加入了我们的团队,有这样一位中国的专业人士帮助我们讲述Symington Family Estate葡萄酒的故事,并帮助我们拓展销售渠道,是十分重要的。而Sofia本身的专业培训背景和多年的从业经历,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好传达品牌的讯息。我是第一次在她入职后来到中国,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半月,但是她的工作成功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过去两天的活动中,我感受到了参加活动人士的很高热情,我也认为这次走访是令我本人最欣喜,最满意的体验。未来除了上海,在北京,广州我们也有一些活动规划,我对未来充满期许。

更多酒类知识,请关注微信公众账号【葡萄酒】,与我们一起发现美酒美食,分享微醺的乐趣。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